LittleCorn

曾经的盾铁啊,爆哭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很迷。。

所以想问下各位gn,今年的专和控真的就准备叫untitled吗。。还是字面意思没有起好名字??

交换温柔

太美好了

云开:

人物ooc 剧情摧枯拉朽的崩坏…………

自产脑洞自己玩。

=====================

她在动荡的车厢里听歌,支起胳膊懒散的撑着额角,耳机是他的,音质很不错,使得那清亮的声音仿佛隔花云端,是一支古曲,歌词很静,“昔别春风起,今还夏云浮。路遥日月促,非是我淹留……”

听得昏昏沉沉,忽觉一只冰凉的手覆了上来,似是青玉一般,她感觉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玩她的头发,她的发丝缠在他手指上,他的笑声在胸腔里共鸣,“犯困了?”

她摘了一只机耳,塞进他耳朵里,他认真听了一会儿,崇敬的点头,“好曲子,倒……不至于惹人发困。”

她忍着笑,头歪在他肩上,是又瘦了,瘦削的肩骨磨她的脸侧,像有根针在她心头戳,慌忙坐直了身子,有意开启一个话题,“我们多久没回去了?”

他交握着双手,大拇指有意无意的相互转动,歪着脸仔细的想,“大约是过年回去了一次,只待了几天,都不知道该不该算数。”他摸了摸她的额角,下巴往身侧一扬, “也借就这一次好好在家待几天,他们也好久没回去了。”

她低着头应了一声,继续听歌,好巧不巧,正循环到了他那一支故乡山川。

“远方的家,是否无恙,江水日夜流淌。”

她偏头望他的侧脸,男人很端正的坐着,阳光把他的轮廓虚化得温柔,他闭着眼睛小憩,眼睫微微颤抖,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她就在这温吞的日色里,微微发怔。






从前住惯了家乡,总以为要一辈子都留在这里,然而长大了毕业工作了,她和他在异乡定居,家长的模样如胭脂溶水渐渐褪去,只余了童年几段泛黄的的记忆片段,模样虽未多大变化,却是真的有些陌生。

她随他在中央大道慢慢的走,哈尔滨冬季稀薄的阳光皱纱似的覆在脸上,迎面又吹来刀子似的冷风,她瑟缩了一下,被他敏锐的感知,轻轻拉了拉她的小指,“总也不记得添衣裳。”

“被北京的天气惯坏了。”她轻轻笑起来,目光一瞥,看见大道上三两一群的女孩子们跺着脚哈气,鼻头上都染一抹不自然的红,居然还在吃马迭尔冰棍,其中一个女孩子嘟哝,“从前只知道哈尔滨冷,这哪里是冷呀,简直是肃杀!”一句俏皮话惹得一群年轻女孩大笑起来,声音是年轻的可爱。

她温和的瞧着她们,蓦的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某个冬日,那时她还和这些女孩子一般年轻且有活力,大冷天吃冰棍,同几个闺蜜笑闹。

那时大概还有个男孩子,年纪很轻,却总是肃着脸,伸手拉她,小声责问,“大冬天啃冰棒!弄啥呢?”

恍如隔世一般。




“要不要吃糖葫芦?”他突然发问。

“糖葫芦?”她愣了愣,看见对面有个糖葫芦摊,鲜艳油亮的糖葫芦在阳光下闪闪烁她的眼,摊主是位老大爷,坐在小摊上叫卖,对她露出一个满是皱褶的和蔼的笑,她看着喜欢,暖意自心底升腾,“买多一点,给思奕他们分着吃。”

回来时他捧了六串糖葫芦,分工作室一人一串,剩下一串塞进她手心,她咬一口,糖浆自唇齿间炸开,甜腻得让人安心,她吃得欢快,他在她耳边兀自念叨,“你小时候吃糖葫芦吃坏了,肚子疼得直哭,我把你背去医院,衬衫湿了个透……”

她耳朵一热,好像就是在这里,单薄的少年一把将她背起,她伏在她肩上抽泣,是个夜晚,长街人稀,四周静得像胶着,她只能听见少年粗重的喘气声,一下一下,在她心里击打。

“这么久远的事,你也想的住。”

  “哪里久远?”他笑着问,调皮的眨眨眼睛,好像夜晚的星子,“我们哪里老?”




回来自是先去看母亲,老屋还是当年的摆设,只是人非,她和母亲聊家常,老太太笑得和蔼,握着她的手反复摩挲,“多少年不回来了呢,也就过年才回来几天,以后常回来……”

她笑着点点头,余光一扫,瞧见他抱着小侄女,一本正经地问她,“今晚上你舅唱歌去,你去不去?”

小姑娘眼里放光,声音洪亮得像在回答老师的提问,“去!给我舅捧场儿!”

母亲摇摇头,她闷声直笑,这俩活宝诶。

她瞥见窗台上的一张旧照片,男孩和女孩并排站在清华门前,笑容一样整齐,眉眼里都是飞扬的少年气,当年是他先考了清华,这个别人家的孩子,英俊,锐气,萧萧如松下风,那时她不过是个年纪小小的女孩子,心里的暗恋生根发芽,促她突飞猛进,她依稀记得他每年暑假都来看她,两个尚处青涩时期的孩子相顾无言,他就弹那把红棉吉他,唱各式粤语歌,青年清澈温润的嗓音如丝绸,轻柔的朝她覆过来。

一个温文的男孩,一个秀气的女孩,一把吉他,青梅竹马。

再好没有了。




哪怕经历了这么多场演唱会,临上台前他还是会紧张不已,她隔着薄凉的光幕打量他,利落的白衬衫,西装马甲,挺括的西装裤,多少女孩的梦中人啊。

庆晨给他加油打气,“来吧健哥,下了这舞台还是好汉一条!呃……”

他瞬间破功,大笑起来,“去你的,说什么呢。”

她走到他面前去,替他整了整衬衣领,整整衣角,看起来仍是当年板板正正的青年人,她抱住他,“加油,我和家人就在台下。”

他抿抿嘴唇,揉了揉她的发顶,“底下都是听友呢,就不想……让他们失望。”

她握住他的手,那双弹惯吉他的修长的手指起了一层厚茧,岁月给的礼物,她摩挲着,仰脸去看他的眼睛,月光浸入他湖水般的眸子里,静影沉璧,“放心,你怎么会让人失望。”





舞台已经升起,绚丽的光芒给夜色笼上一层金属般的暖意,她在观众席里坐着,侧目就是这一片洁净幽深的蓝色海洋,她在人影斑驳里不动声色,听见一位年轻姑娘喊,健哥我心悦你!

多可爱的女孩子,年轻又朝气,仰慕一个人,便跨千山万水,在所不惜,倾慕一个人,就高声呼喊,无所畏惧。

她微笑起来,想起那时的自己。


她们自一场婚礼上遇见,一直走到自己的婚礼,三十一年,她从小小的,不谙世事的女孩子,一直成长为如今不让自己惋惜的女子,在所不惜,亦无所畏惧。

他们知晓彼此的一切,仿佛将对方融入了骨血里,但她与他却要是独立的个体,共担风雨霹雳,分享雾霭虹霓,值得彼此深爱。

她的爱人,就在台上低吟浅唱,他的世界,梦想,与光荣。

而她就在台下,看着他抱着吉他,交叠长腿,眯起眼睛,神情温柔又惬意,声音仿佛浸了月色,“我一往情深的恋人
,她是我的爱人,她给我的爱就像是,带着露水的清晨……”

爱人,这两个字,唇齿咬合,婉转呢喃地绕在她心间。

我的爱人呀。





“能共你活着别分手,怎可当世界没尽头。”






从前她读浮生六记,芸娘说,“必得不昧今生,方觉有情趣。”

她深以为然,“良人如初顾”,今生今世细水长流,来世随它自然。

她有时看评论,说她与他琴瑟和鸣,才子佳人,赞词无数,她看完笑而不语,都是年轻女孩,对未来爱情抱有幻想,并将其理想化,要爱人体贴,温暖,并对她深爱专一。

可哪有只收获却无付出的爱情呢?她与他,不过是两人相互扶持,相互倾心,交换温柔度过此间岁月,于她而言时间固然重要,但也明白,只要当年的男孩女孩能仍在彼此心底,还能清风朗月地笑,这便是岁月最大的恩赐。



【END】

我的妈,谢谢梁田小姐姐在这一季最后拉到健炫同框!看直播看到这一幕简直慈母笑。大概是小姐姐拉着健哥自拍,本来路过的大仙毫不犹豫停下来入镜,有生之年啊!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哥你别放飞自我啊
咱们虽然不觊觎歌王但还是要好好唱歌的
别唱着唱着讲起相声来了啊

[最强大脑/友情向]梦

哭哭,脱圈

却七:

《最强大脑》算是喜欢了3季的节目,脱坑前留点纪念吧,我圈严寒,只好自割腿肉,送小宠!
  
[王昱珩/郑才千/李威]
[友情向]




  是隔了好些天李威才翻阅微博,看到郑才千说,做了一个噩梦,吓醒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被逗乐了,觉得文字里穿插的[二哈]表情颇有此君神韵,顺手点开热评,第一条便是回应当日嘉宾说他“鄙夷和不屑”——


  『我也是奇了怪了,我心里面怎么想,别人真的百分百看得准吗?』


  李威怔了怔,嘴角降下几分弧度,紧接着又勾起来。这回答,再加上句末的一个表情,可真是百分百的郑才千,性子直爽,受不得激受不得气;写下的反驳之言虽然远谈不上讥讽二字,却也绝对要看的人不好受,借此一抒胸口那股子憋屈。


  他于是心血来潮,深更半夜给郑才千发微信:『我才见你前些天那条微博,忿忿之情跃然纸上,你这是公然挑衅节目组啊。』


  没想到郑才千也还没睡,手机才搁下,提示音就响起来。


  『哈哈哈哈,李校长也修仙哪?』


  『……什么是修仙?』


  『就是熬夜不睡觉。』


  『哦,备课晚了,刚好放松刷一下微博。』


  郑才千回了个doge的表情。


  在耿直如李威的概念里,一个人发表情了,就是意味着话题聊不下去了吧。是以他想,郑才千大概是不会接自己的第一句话了,公然挑衅节目组这种话,他也是脑袋一热才说了出来。


  不过,事实是那个doge只是发惯了顺手而已。


  郑才千很快噼里啪啦地发来了好多语音,大致内容是:


  “我就是公然挑衅,就是憋不住要说说。我不像你,沉得住气;也不像水哥,事情过去了就超脱。”


  “这阵子的事,这么多人讲了这么多版本,我也愿意凑热闹,让大家再多关注关注。也可能水越淌越混,到最后谁也看不清真相。毕竟观众都是局外人。”


  “但是说出来以后,我的心里舒坦多了。”


  李威默默地听完,又等了等,确认对方应该是说完了,才打字回复:『其实我也没有很沉得住气,只是尽量不去较真吧。事已至此,大家也都已经从水里出来了,说得再多,也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哎,也是。』郑才千说,『就是可惜了水哥。你懂,他跟我们不一样。』


  虽知对方看不到,李威还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郑才千继续发语音:


  “然后这几天,我跟你说李威,我老想到我们俩‘雪花之谜’那一场。所以看到你微信,我还想说蛮巧的,简直心有灵犀啊。有可能是因为当时也是一样吧。你还记得吗,说我‘心机boy’炒话题,王昱珩还写了篇文章帮我说话。说真的,节目组的剪辑我是有点被剪怕了。”


  “就像我说过的,我的确想赢,但我也不怕输。我自己觉得自己还算温和的,再怎么,还不至于做到出言不逊或者不择手段吧……”


  “说到底,”他总结,“就那句话——我心里面怎么想,别人真的百分百看得准吗?”


  


  


  顺着郑才千的话,李威回想起了“雪花之谜”。


  那个项目是他们俩唯一一次PK,在台上斗得——或者说演得——针锋相对,郑才千还因为求胜心强,耍了点计策,被人说成是“心机boy”。那期节目李威原本是没打算看的。一来,从电视里看自己的感觉总是十分别扭,好像很自恋似的;二来,郑才千的水平和为人他都了解,不论别人怎么看,反正李威自己认为,这场胜利可说是正大光明,没有争议需要复看检查,也不排除运气的成分,不值得多次欣赏以至沾沾自喜。


  然而应了那句俗语,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李威还是守在电视前看了,究其原因,差不多是被王昱珩逼的——这不奇怪,那家伙总是做出这类出人意料的事情。从那一期的宣传噱头出来,向来淡定的水哥便一改常态,不但找他这个当事人之一抱怨了不少话,甚至还动笔写了一篇《致节目组》,为郑才千鸣不平。


  其实能得水哥一文还挺赚的。郑才千事后笑言。你们谁让水哥替你们出过头?就羡慕着吧。


  ……才千你这什么毛病。王昱珩笑骂。


  申一帆悄悄地说,抖M啊。


  而李威笑而不语地坐在一旁,从记忆里调取那篇文章的内容,几乎是一下子回想起文章里那一句:骂我可以黑我兄弟就不行!!你们必须道歉!!!


  他想,这么多的感叹号,王昱珩写时得有多激动呢?一个脱俗得过了分的人,同时也是个愤世嫉俗到极致的人,偶有性情都迸发出来的时刻,那份真情实感,总叫旁人看着也心口一热。又想,王昱珩的确是个对谁都好的人,可对真正关系近的人,那种好却又有些特别,且特别得有些好笑。譬如对郑才千,最简单的例子,便是为了给对方的书画个封面而拧了半宿魔方。在李威看来此举委实没有必要。你说你画魔方墙,用心画不就成了么,拧它做什么呢?再好比,在自己和女儿去借住的那阵子里,每天早晨王昱珩都会给他一杯鸡肋的牛奶,说你一杯优优一杯,就当买一送一。每每忆起,既感动又想笑。


  这个人会用自己别致的方式来表明,他拿你当兄弟;落实到每一个他所在乎的人,具体的表现形式又会不同。有趣的是,这些表现形式多半都带点矫情。还有时你甚至get不到point——那反倒成了王昱珩的一个可爱之处。也正因如此,他的种种小举动常令旁人感觉,自己拥有他的某一面,独享了某一部分的王昱珩。


  所以说,水哥是所有人的水哥,这话是有缘由的。李威自认已不善交际至极了,却也脱离不了那个“旁人”之列,非但将对方归入了“非常投缘”的标签之下,还因来往密切,成了大家玩笑话里的水哥正室。而郑才千——他想王昱珩之于郑才千也定是个特别的朋友——在王昱珩面前,或是提及王昱珩时,这个时常好似裹着一层壳的人会敞开不少心扉。他敢说自己偶尔能看透郑才千,例如回看“雪花之谜”时他就完全看懂了对方的窘迫、委屈、骄傲的好胜之心,以及用笑掩饰的愤怒。可那是建立在他们共同经历了那个项目的基础上,面对面,近到能捕捉彼此的眼神。在其他的大多数时间里,“百分百”都是不可能的。


  并无恶意,李威从客观的角度评论,郑才千的确把自己保护得太严实了。是以在不与其朝夕相处的人里,他也不相信谁能有资格说看得准。即便真的有,恐怕也就那唯一的一个,一双鬼才之眼,识人的水平或许不算一流,但能让人心甘情愿地无所隐瞒。


  这么说来,可能人家也不用靠看,靠人格魅力就行了。


  想到这儿,李威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他给郑才千发消息:『怎么看不准?我猜水哥就看得准。』


  等了两分钟,没有回复。


  他想郑才千多半是睡了吧,便也不再“修仙”,洗漱睡觉。果真到了隔天上午才收到微信,郑才千说,不好意思昨天睡着了,紧接着是好几条调侃:


  『[笑cry]什么鬼,你昨晚半天才回我,就酝酿出这么一句……』


  『666666……』


  『你水最6,国民男神,这波狗粮我吃了。』


  最末依此君风格,自然还少不得表情图。不过这一次郑才千却没有发doge,而是坑出了当年最强大脑官博做的老年人表情包——申一帆穿着可爱风的背带裤,“一个微笑送给您”。


  李威不禁笑出了声。


  


  


  这天夜里李威发了一条微博,说,现在有人愿意接下接力棒,我有更多时间去做想做的事,挺好的。发完后终于觉得可以长舒一口气,放下许多负担。


  临睡前,他点开了来自郑才千的艾特。


  比自己那条稍早几小时,郑才千说,告别是最好的释怀,离开是最后的偏爱。艾特的众多人里,第一个是王昱珩,第二个就是他。


  兴许,他想,他们二人还真有些心有灵犀吧,因为郑才千也讲了几乎同样的话: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写写东西,和大家面对面,挺好。




  ——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离开,挺好的。


  ——我们都老了,早已无心恋战。




  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不知算美梦还是噩梦,现在醒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