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Corn

【执峰】拒带家属

可以的

千夜:



【听说大表哥在直播里说他见过志伟和大峰了,cp脑觉得是一起见的,那么就来个大表哥(单身狗)视角的老夫老妻吧。大半夜瞎写的,不知道自己在胡叨叨啥,大概明早就删了吧,嗯。】




“喂,李熹子你在哪呢?哈哈哈哈哈,你猜猜我是谁?”


杠铃般的魔音从手机那端传来,我赶紧伸远胳膊保命要紧,大峰还是这么神经,笑一声能把房梁震塌,这等神功再没有别人练成了,猜不出才有鬼……


咦?为什么要猜?再看一眼手机屏幕,我确定,“我打的是志伟手机啊?”


“哈哈哈哈哈赵志伟被我绑架了!你赶紧去凑赎金吧!二十万!”


要完,房梁真的要塌了,我把手机搁在一边,等他笑完这阵过去。刚刚放下,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小点声。我只值二十万么?”


志伟的声音是多么的沉静温柔和蔼可亲啊!


“熹子么?好久不联系了啊,你最近好么?”


“好得很,”我将手机拿回来搁在耳边,“这不是听说你回北京了,来打电话问问你今晚有没有空,请你吃饭。”


“今晚啊。”


“有约么?”


“倒是没约,”赵志伟在那边笑出声来,“能带家属么?这两天身上有个挂件摘不下来。”


“拒绝。” 带家属?开玩笑,我还要好好保护我的眼睛和耳朵,一个人来是兄弟相逢一杯酒,两个人来就是夫夫携手虐虐狗,我为什么要花钱折磨自己?


“大峰正好也想你了,你定地方吧,我请客。”


很好,赵志伟,和吕鋆峰在一起的时候永远是底气十足的大爷,我大概没有发言的权利了。




所以七个小时前我为什么不再稍稍挣扎一下呢?眼前这一对狗男男,上身裹得像两头熊,下身穿着风骚的破洞裤,肿成这样还要勾肩搭背地辣眼睛,破坏首都市容风貌。


“太嚣张了吧喂~”


大峰一边脱衣服一边呼哧呼哧喘气,居然没有回嘴,赵志伟早就在一边坐下,笑眼看着他笨手笨脚地扯围巾,也不帮忙。


“你到多久了?”


“不到十分钟。你们迟到了。”


“都怪志伟。”大峰终于把围巾扯下,一屁股坐到我身边来,奇怪,他从外面大冷天里进来,身上却暖烘烘的,“志伟烦死了磨磨唧唧的,害我迟到。以后绝对不能跟他一起出门,真是的。”


呵呵。我转头和赵志伟对视一眼,看到了相同的嫌弃与无奈,终于找到一点共鸣,好歹冲淡了许久未见的生疏和心照不宣的尴尬。


他的脸色很好,几乎称得上是面色红润,唇红齿白,额前留着几绺傻乎乎的刘海,终于有点二十多岁的愣头青小伙子的样子。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这哥们,大背头,黑眼圈,整个一饱受社会摧残的大龄单身青年形象,让见者都为他掬一把心酸泪。只有大峰特别没眼色,看他拍戏应酬累成那样,不知道麻溜地搓圆了自己滚蛋,还直往人身上挂,魔音贯耳,魔爪挠心,得亏赵志伟脾气好,要是我就直接两巴掌,嗯,算了。


大峰点好了菜,随意在赵志伟眼前一晃就递了出去,然后两手交叉撑在桌面上开始酝酿话题,他就是这个德性,其实不爱说话闹腾,然而在人前,总是自觉肩负起热场接话的责任,一个不小心的沉默和尴尬都要包揽成自己的错误。


我们高中老师说过,越闹腾的人越空虚,越空虚越想闹腾。可是他吧,其实一点也不空虚,自己心里的主意装得满满当当,他只是怕别人空得难受。一想到这个我就替他难受,所以我把桌子上的点心迅速推到他面前,“今天能歇会么您,这些够不够堵嘴。”


大峰翻了个白眼,“我这两天牙疼,不吃甜的。”


“牙疼我怎么不知道啊?”赵志伟伸手捏一把他的脸颊,“人家专门给你带的,让你吃你就吃。”




艹,我的眼睛。


赵志伟这人以前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极度抵触皮肤接触更加厌恶搂抱亲吻,浑身上下黑体加粗大写着一个直男,现在动辄上手上嘴,生怕转个眼包子就被别人咬一口一样,平均半分钟盖一个戳,一副恶狮护食样。


他其实捏过以后自己也不好意思,冲我嘿嘿一笑,“我这一手粉。”


很好,您可闭嘴吧。


“这两天忙啥呢?”


“我们老赵写书呢。”大峰以一个极夸张的姿态吮了一下手指,全然忘了他不久之前还声称自己牙疼的事儿,“厉害吧,咱们这群里第一个出自传的文化人,啧啧,这以后可有得吹了。”


……谁和你是咱们这群,地盘倒划得很快。不过,出书?我扭头看向志伟,他一脸无奈地点头,“恩,那个,写我自己。”


这一听就知道是哪个智障干的好事,我瞬间找回了一点和他俩一群的觉悟,幸好脱身早,不然像我这样的,又不会唱又不会写,现在指不定搁哪儿裸体拍写真呢。


大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趴在桌子上笑起来,背都一抽一抽的,看不见脸,只能看到一点起伏的弧度,有节奏地跳跃着,让人看着也忍不住心情明媚起来。我隔着桌子踹他一脚,“笑什么呢你,又疯了?”


“赵志伟,哈,赵志伟写的,你没有见他写的那个东西,我的妈呀,以后出版了你一定记得买几十本,我给你报销。”


赵志伟单手把他从桌子上拎起来,顺着毛撸了一把脑袋,“我们峰峰哥真是操心命啊。”


“别的不敢说,老赵的事还真得多操心呢。”大峰皮笑肉不笑地打开他的手,拉着椅子靠近我一点,“你知道他有多作么?自个儿在节目里面表现过度,我不理他吧,还非要自己扑上来问我有没有看为什么不关心他,到了还是我太冷漠还得我反着哄他,我要不要随身带着糖罐喂你两颗啊。”


得了吧,装的大度,自己看了直播气得半夜不睡来骚扰我,唠嗑唠到天亮,转眼就精气神十足地去机场接人了,老子就是个炮灰命。


我仔细想了十秒钟要不要把大峰的怂样讲给志伟听,又大概用了五十秒钟压抑住了吐槽的欲望,嗯,世界和平。


赵志伟和他挤眉弄眼地对战了几分钟,像两个心智尚不成熟的小学生,等到菜都一样样地上来,吕鋆峰终于忍不住诱惑先脱离了战斗。赵志伟得了闲,扭头认真地看着我,指节磕磕桌面,我知道他准备问正经事儿。


“我继续上学。”


大峰挺直了腰也扭过头来,两口子同步的动作和表情让我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来,说真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环境潜移默化的侵蚀么,这如出一辙的蠢样,我以后得离他们远点。


吕鋆峰率先反应过来,他的眉眼放开,就又变成个没心没肺的样子,然后猝不及防地滚到我的怀里,像个毛茸茸的小动物。


“我出去叫个酒吧,今天应该喝点。”


我学着志伟撸一把大峰的头毛,嗯,我们果然是不洗头之交了,“这有什么值得喝的?”


“敬未来啊。”


志伟笑得一脸明媚坦荡,是啊,再找不出更好的由头值得大醉一场,我们在我们的二十岁,青春正好,前途无量,可以为未来喝一杯了。




评论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