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Corn

【双黄】你负责出谋策划,我负责征战天下

一把刀猝不及防啊

一块青梨酥:

古风


啊啦啦这其实就是一个一个的段子组成的文www【什么鬼】


可以单个食用哟


题目与文没啥关系系列。


大晚上急着赶工,很多感觉没写出来呜呜呜,也没查错别字,欢迎小天使捉虫w


不好吃也请不要打我好吗


1.
黄渤挑开军帐门帘的时候,便闻到一股香气,帐里烧了炉火,角落里放着个镂空八角的香炉,里面燃着上好的百合冰片香,白色的柔软雾气在帐内徐徐氤氲,缠绕在军帐正中坐着对一局棋沉思不语的人周身,倒显得这人更多了几分仙气。


伴着黄渤动作,一阵子凉风忽的钻进来,吹在正欲拈子的黄磊身上。黄磊抬眼看了看站在军帐门口的黄渤,也无甚多动作,手伸进棋盒拈了枚黑棋,凝眸思索片刻,不紧不慢的将其落于棋盘上,素手黑棋对比鲜明,煞是好看。


 “国师好兴致,朕御驾亲征,与数十万大军鏖战,险些被敌首一箭射于马下,国师不为朕担忧出谋策划,居然还有兴致自己研究棋局,国师你说你这等懈怠,是不是该罚?”


黄磊淡淡抬眼瞧了瞧黄渤,旋即又拈了枚子,在指尖把玩:“那些蛮子只懂厮杀,不懂计谋,成不了什么气候。还需要臣为皇上担忧吗。”


语罢,他又淡淡补充了一句:“不过是孩子们过家家赢了罢了。”“黄磊,我就喜欢你这么说话。”,黄渤大笑,走到棋桌对面坐好,不客气的从黄磊面前顺了一盅茶解渴。


“不跟我摆架子了?还有——那是我的茶。“,黄磊把茶杯从黄渤手里又给夺了回来,黄渤倒也不恼,自个又慢悠悠从烟青细瓷壶里倒了盏色泽清亮的茶。


“需要分的那么清吗。”黄渤喝完茶,把杯子放在桌案上。“你说的也是。”,黄磊笑着轻轻朝人肩上锤了一拳,没想到这一拳下去,黄渤居然被疼的倒吸一口凉气,眉头也皱了几分。


“怎么回事…?”,黄磊见景色变,也没了先前的从容淡定姿态,站起身走到黄渤身边,再蹲下伸手就要去扒人衣服。“哎哎哎军师,光天化日之下的你这是要干嘛?马上朕要算你对朕大不敬之罪了!”,黄渤赶紧去拦黄磊去扒他衣服的手,可惜动作满了几步,湖蓝色修竹锦衣滑落,露出里面已然染了点点血痕的雪白丝质中衣。


“受伤了?”


“小伤…小伤…就是肩膀中了一箭而已,说来我军粮草现在到没到函玉关”,黄渤打着哈哈,努力的把话题转移开来。


何止小伤,差点命都不保,那一箭射过来的角度太刁钻了,要不是黄渤久经沙场反应迅速,要不是黄渤他命大,估计明天全国上下就得为他这个本朝第一个御驾亲征死在沙场的皇帝吊丧了。


回了军营中之后,黄渤立即吩咐身边人不许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声张,找了随行御医罗志祥给草草的处理了伤口暂时止了血,然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去沐浴,换了身干净清爽的锦衣就去见黄磊了。


“陛下…您这伤口刚刚包扎,刚刚小猪可吩咐过我,不能让您的伤口见水啊!”,忠心耿耿的副将王迅苦着一张脸,拦着自家硬是要去沐浴的王上。


“迅哥儿,朕是皇上还是你是皇上?再拦着朕朕可要扣你俸禄了。”,黄渤唇角勾起一抹坏笑。


果不其然,听到扣俸禄二字,王迅拦着黄渤的手就垂了垂。


“迅哥儿放心,我简单冲洗下就出来。”他总不能带着一身血气去见黄磊,他可是跟月华似的人,黄渤可舍不得让血气污了他。再者,让这狐狸看出自己受了伤,到时候又免不得他瞎操心了。本来一切都按照他心中排布进行,他暗自为自个演技叫好,谁知道黄磊这突如其来的一拳直接打破他所有伪装,前功尽弃。


“小伤?黄渤你再瞒我?”,黄磊手上动作不见停,三下五除二便把黄渤半边中衣也给除了,露出半个被纱布裹得左三圈又三圈的肩膀,纱布上犹可见殷红的新鲜血迹——想来便是刚刚浸透中衣的血了。


“……征战戎马这么长时间,这可不是小伤是什么。”,黄渤看着面前沉默的爱人,忽然心有点慌。


“早知道当初再怎么着也不该让你御驾亲征,我当时再坚决些就好了。”,黄磊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侧身低头,隔着一层厚厚纱布,轻轻吻上黄渤肩膀上的那处伤口。带着樱色光泽的柔软唇瓣隔着纱布轻轻摩挲着伤口,仿佛是在给伤口涂上什么灵方妙药一般。黄渤心头一热,调笑道:“你这是要用嘴给我伤口上药吗。”


黄磊抬眼瞪了黄渤一眼,难得的没有反驳他。黄磊樱色的唇瓣上沾了些自己的血,染层薄薄血色,分外妖娆好看,瞪他的时候,眼睛里泛着远山一样淡淡冷艳微光。黄渤一个没忍住,就欺身而上含住了黄磊柔软的唇瓣,在齿间厮磨。


良久唇分,黄渤把面前人往怀里一搂,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着黄磊鬓角垂下的几丝柔顺的鸦青色发丝。“下次...不,没有下次了,下次如果你要是亲征再受伤...等着。”,黄磊哼了一声,黄渤忍不住笑了,搂着自家军师的腰发誓:“得得得,都依你依你,我保证下次不受伤了。”


“你现在快去找小猪再给你处理处理,万一落下病根了....唔!”,黄磊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不安分的,滑进他中衣的手给打断了。“军师想的很周全,不过唯独忘了一件事,朕刚刚可是说过要罚你的...现在到惩罚时间了。”


“...有人..有人会进来的...黄渤...”


“朕进来之前已经告诉所有将士了,朕与国师有要事商谈。”


这就是你的要事啊?!黄磊欲哭无泪,奈何身后人肩上还带着伤,他动作不能大,不然再不小心碰到那人伤口,这得何日才能好的了。


“你肩上还有伤....”


“对啊,所以今天劳烦军师。”


“自己动吧。”


2.


春日一场微雨过,下午太阳懒洋洋爬上天空,亭外一树西府海棠枝叶摇曳,风吟花摇,落花如微雨,旖旎纷繁。阳光透过枝叶撒下一地斑驳。


春困难禁,黄磊放下手中公文打了个哈欠。只是桌上还有小一摞公文待他处理....


不管,先睡他一觉再说。


黄磊把公文放一边,推开亭内石桌上摆着的笔墨纸砚留出一个空来,自个以臂为枕便趴上去睡。迷迷糊糊正当入梦之时,他忽然觉着有人轻步入亭,带起细小气流浮动。这人坐在他身边,用手小心翼翼的把黄磊身子搂起,然后黄磊脑袋下就换了个不知比自己胳膊枕着舒服多少倍东西。


黄磊实在困得紧,也不睁眼,只口齿缠绵道:“小渤...别闹我,我只小睡片刻...”“谁闹你,只是让你睡得舒服些,快睡吧。”,黄渤声线温和清沉,听着极让人心安,黄磊闻言,一会便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睁开眼,便是被榴赤云霞染的分外妖娆的西府海棠还有黄渤一张含笑的脸。


“我是不是......睡糊涂了。”


“可不是,我的国师大人。”,黄渤假模假样的思索片刻后点点头,“你说要小睡一会,可你这小睡竟睡了一下午。我大腿给你当枕头枕的都酸了。”


黄磊一看,果然自己头下枕着黄渤大腿,估计枕的时间长了,黄渤明黄色锦衣上都被压出几个褶子来。


怪不得枕着这么舒服。


“国师大人不给我捶捶?”,黄渤调笑道,“我这腿可是酸的紧。”


黄磊瞪他一眼,挽了衣袖,露出半截圆润可爱的手腕来,一双执笔写字抚琴的手第一次为他人做起了揉捏按摩的活。


黄磊手软软的,捏起来格外舒服。他力道增一分则太重,减一分则太轻,拿捏的刚刚好,只揉捏片刻变让黄渤觉得酸痛减轻不少。


“以前学过?手法不错,要是你在床第之间的时候下手也这样就好了....我背上红痕今日还没消——”,黄渤咂咂嘴似是在回味什么,不过他还没回味完就被黄磊当头一记重击。


“尽瞎说。”


“哎呦——国师打皇上了。”


“你想让国师府的人都听见吗!你这是跟红雷那大傻子学的吗这么无赖。”黄磊紧忙去捂黄渤嘴,黄渤抓了黄磊的手不紧不慢道:“不要紧,我来亭里看你之前就吩咐他们不要往小花园这边来了”


“你是国师府主子还是我是主子?你还使唤我的人。”


“哎呀国师,你都是朕的了那你的人不就是朕的人了。”


“就你能说,赶紧起开我收拾收拾。”


“别收拾了,马上让下人来,你给我做饭去。”


“做什么饭?”,黄磊纳闷。“今晚朕就在国师府住下了,朕与国师有大事相谈。 ”,黄渤一脸正直。


大事你二大爷,黄磊一想到上次军帐里谈“大事”,这腿就迷之发抖,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也有点隐隐作痛。


“先说好,今天晚上不许胡闹啊——”


“成,那去厨房,看你给我做饭,说来....”,黄渤手指着亭外西府海棠,“这花什么时候结果啊,我想吃你做的海棠蜜饯了。”


“秋天再说,小渤你这馋虫。”


3.


读完一份折子,黄渤随即便将其扔进了身边燃着的香炉里。饱蘸墨香的澄心堂宣纸在香炉里被火焰舔舐,终燃成一抹氤氲弥散的烟雾。黄渤盯着那烟雾,眉峰紧蹙,不知深埋多少细小暗沟。


巧了,刚应诏而来的殿阁大学士张艺兴推开黄渤书房门的时候正瞧见这一幕。两人相视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黄渤摆了摆手,张艺兴才向前几步进了书房。


“皇上...?”“这儿没外人,艺兴不用那么拘谨了。”,黄渤揉揉眉心。


“黄渤哥,你这是又被催着立后了。”


“不然你说呢,呵,这群老头子天天催着我立后,又不是他们立后他们急什么!皇上不急太监急,真当我看不出他们那点弯弯肠子,不就想把女儿送进宫想着如何操控朝野吗——真是可笑!”,黄渤越说越气,最后竟拍案而起,震的几张纸飘飞落地。


“师傅知道这事吗...”


“他不知道。”,黄渤缓缓坐下,面上浮现出一丝倦意:“我瞒着他呢,不然告诉这狐狸,不知他到时候又要瞎想什么吃什么飞醋,说不定又要说小渤我是为你好,然后把我拱手送人才是。”,语罢,黄渤嘴角又勾起一抹无可奈何却十足温柔的笑。


“其实呢渤哥,我有个好主意。你干脆把师傅册封为后不就得了,本朝可没有说过皇上不许立男后的,先朝也不是没有先例吗——”,张艺兴不愧师承黄磊,不一会就想出个鬼点子。


“哎呀艺兴,我怎么没想到呢...不过,黄磊他会答应吗?还有朝内那群死老头儿?”


“没事的黄渤哥。”,张艺兴颇为自信的拍拍胸脯,“我是礼部尚书,册封这事归我管,到时候如果因为你册封师傅为后而上谏的奏疏肯定还要到内阁,到内阁我给你压下就是咯,就算我不压下,你不也能照样扔进火炉吗。至于师傅,我猜他不会拒绝你的。”


“艺兴,我现在觉得让你只当个大学士屈才了啊。可以,得你师傅真传。”


“谢谢渤哥夸奖,不过...你今天找我来是什么事来着?”


元熙六年,帝册封国师黄磊为本朝首位男后,史称宣书皇后。帝无后宫,此生只立宣书皇后一人。帝后二人伉俪情深,堪为天下夫...夫...


写史书的史官薛之谦犯了难。


他大爷的,这皇后是男后,可怎么写夫妻楷模啊...不行不行,换个词。


哦对了!他脑中灵光一现,提笔便写。


堪为天下眷侣楷模。


END























我建议不要往下看了,真的。
































不听话没有好后果der。

















4.


又是一年冬,又是一年雪。


黄渤登上城楼,眺望脚下万里江山。


曾经有人在他身旁比肩而立,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与他共赏这万里河山,如今那人不在了,这天下于他而言就什么都不是了。


还记得那人弥留那天,下了雪,雪花纷纷扬扬的,就像是在给黄磊送行。


黄磊握着自己的手缓缓道:“小渤...这雪真美...可惜我不能再陪你看了...天冷,记得多加些衣服.....”


语毕,那人便含笑而逝,只是缓缓阖上的杏眼边不洒脱的挂了滴晶莹的红尘泪。


没有你在了,这再美的雪又算什么呢。


“黄渤哥...雪大,回去吧....”


黄渤身后站着撑着竹骨纸伞的张艺兴。他上前几步给黄渤撑着伞,不让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身上。


良久后,黄渤开了口,声音嘶哑:“艺兴啊...你师父走的那天,也下了场雪...”


“黄渤哥.....”


黄渤并未理会艺兴,而是自顾自的开口:“那天啊,雪下的好大好大,我想啊,他的魂是不是还没飞远,我得去追着他给他打把伞,这样他就不会被雪淋着了。我还得抓这老狐狸回来给我做海棠蜜饯儿。”


“黄渤哥你别说了....”


“可惜啊....我抓不住他了,他向来是个自由性子,随他去吧。只是这海棠蜜饯,终究没人能做的比他更好吃了。”


元熙二十年,宣书皇后崩,葬于苍陵。帝悲痛万分,寒食一月,以表哀思。


元熙二十六年,帝崩,与宣书皇后合葬于苍陵。


真END


大晚上的写的有点急了,有些小细节没加上啦啦啦。
回来有空接着写渤磊君臣段子www

评论

热度(71)

  1. LittleCorn一杯青梨汁 转载了此文字
    一把刀猝不及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