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Corn

[最强大脑/友情向]梦

哭哭,脱圈

却七:

《最强大脑》算是喜欢了3季的节目,脱坑前留点纪念吧,我圈严寒,只好自割腿肉,送小宠!
  
[王昱珩/郑才千/李威]
[友情向]




  是隔了好些天李威才翻阅微博,看到郑才千说,做了一个噩梦,吓醒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被逗乐了,觉得文字里穿插的[二哈]表情颇有此君神韵,顺手点开热评,第一条便是回应当日嘉宾说他“鄙夷和不屑”——


  『我也是奇了怪了,我心里面怎么想,别人真的百分百看得准吗?』


  李威怔了怔,嘴角降下几分弧度,紧接着又勾起来。这回答,再加上句末的一个表情,可真是百分百的郑才千,性子直爽,受不得激受不得气;写下的反驳之言虽然远谈不上讥讽二字,却也绝对要看的人不好受,借此一抒胸口那股子憋屈。


  他于是心血来潮,深更半夜给郑才千发微信:『我才见你前些天那条微博,忿忿之情跃然纸上,你这是公然挑衅节目组啊。』


  没想到郑才千也还没睡,手机才搁下,提示音就响起来。


  『哈哈哈哈,李校长也修仙哪?』


  『……什么是修仙?』


  『就是熬夜不睡觉。』


  『哦,备课晚了,刚好放松刷一下微博。』


  郑才千回了个doge的表情。


  在耿直如李威的概念里,一个人发表情了,就是意味着话题聊不下去了吧。是以他想,郑才千大概是不会接自己的第一句话了,公然挑衅节目组这种话,他也是脑袋一热才说了出来。


  不过,事实是那个doge只是发惯了顺手而已。


  郑才千很快噼里啪啦地发来了好多语音,大致内容是:


  “我就是公然挑衅,就是憋不住要说说。我不像你,沉得住气;也不像水哥,事情过去了就超脱。”


  “这阵子的事,这么多人讲了这么多版本,我也愿意凑热闹,让大家再多关注关注。也可能水越淌越混,到最后谁也看不清真相。毕竟观众都是局外人。”


  “但是说出来以后,我的心里舒坦多了。”


  李威默默地听完,又等了等,确认对方应该是说完了,才打字回复:『其实我也没有很沉得住气,只是尽量不去较真吧。事已至此,大家也都已经从水里出来了,说得再多,也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哎,也是。』郑才千说,『就是可惜了水哥。你懂,他跟我们不一样。』


  虽知对方看不到,李威还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郑才千继续发语音:


  “然后这几天,我跟你说李威,我老想到我们俩‘雪花之谜’那一场。所以看到你微信,我还想说蛮巧的,简直心有灵犀啊。有可能是因为当时也是一样吧。你还记得吗,说我‘心机boy’炒话题,王昱珩还写了篇文章帮我说话。说真的,节目组的剪辑我是有点被剪怕了。”


  “就像我说过的,我的确想赢,但我也不怕输。我自己觉得自己还算温和的,再怎么,还不至于做到出言不逊或者不择手段吧……”


  “说到底,”他总结,“就那句话——我心里面怎么想,别人真的百分百看得准吗?”


  


  


  顺着郑才千的话,李威回想起了“雪花之谜”。


  那个项目是他们俩唯一一次PK,在台上斗得——或者说演得——针锋相对,郑才千还因为求胜心强,耍了点计策,被人说成是“心机boy”。那期节目李威原本是没打算看的。一来,从电视里看自己的感觉总是十分别扭,好像很自恋似的;二来,郑才千的水平和为人他都了解,不论别人怎么看,反正李威自己认为,这场胜利可说是正大光明,没有争议需要复看检查,也不排除运气的成分,不值得多次欣赏以至沾沾自喜。


  然而应了那句俗语,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李威还是守在电视前看了,究其原因,差不多是被王昱珩逼的——这不奇怪,那家伙总是做出这类出人意料的事情。从那一期的宣传噱头出来,向来淡定的水哥便一改常态,不但找他这个当事人之一抱怨了不少话,甚至还动笔写了一篇《致节目组》,为郑才千鸣不平。


  其实能得水哥一文还挺赚的。郑才千事后笑言。你们谁让水哥替你们出过头?就羡慕着吧。


  ……才千你这什么毛病。王昱珩笑骂。


  申一帆悄悄地说,抖M啊。


  而李威笑而不语地坐在一旁,从记忆里调取那篇文章的内容,几乎是一下子回想起文章里那一句:骂我可以黑我兄弟就不行!!你们必须道歉!!!


  他想,这么多的感叹号,王昱珩写时得有多激动呢?一个脱俗得过了分的人,同时也是个愤世嫉俗到极致的人,偶有性情都迸发出来的时刻,那份真情实感,总叫旁人看着也心口一热。又想,王昱珩的确是个对谁都好的人,可对真正关系近的人,那种好却又有些特别,且特别得有些好笑。譬如对郑才千,最简单的例子,便是为了给对方的书画个封面而拧了半宿魔方。在李威看来此举委实没有必要。你说你画魔方墙,用心画不就成了么,拧它做什么呢?再好比,在自己和女儿去借住的那阵子里,每天早晨王昱珩都会给他一杯鸡肋的牛奶,说你一杯优优一杯,就当买一送一。每每忆起,既感动又想笑。


  这个人会用自己别致的方式来表明,他拿你当兄弟;落实到每一个他所在乎的人,具体的表现形式又会不同。有趣的是,这些表现形式多半都带点矫情。还有时你甚至get不到point——那反倒成了王昱珩的一个可爱之处。也正因如此,他的种种小举动常令旁人感觉,自己拥有他的某一面,独享了某一部分的王昱珩。


  所以说,水哥是所有人的水哥,这话是有缘由的。李威自认已不善交际至极了,却也脱离不了那个“旁人”之列,非但将对方归入了“非常投缘”的标签之下,还因来往密切,成了大家玩笑话里的水哥正室。而郑才千——他想王昱珩之于郑才千也定是个特别的朋友——在王昱珩面前,或是提及王昱珩时,这个时常好似裹着一层壳的人会敞开不少心扉。他敢说自己偶尔能看透郑才千,例如回看“雪花之谜”时他就完全看懂了对方的窘迫、委屈、骄傲的好胜之心,以及用笑掩饰的愤怒。可那是建立在他们共同经历了那个项目的基础上,面对面,近到能捕捉彼此的眼神。在其他的大多数时间里,“百分百”都是不可能的。


  并无恶意,李威从客观的角度评论,郑才千的确把自己保护得太严实了。是以在不与其朝夕相处的人里,他也不相信谁能有资格说看得准。即便真的有,恐怕也就那唯一的一个,一双鬼才之眼,识人的水平或许不算一流,但能让人心甘情愿地无所隐瞒。


  这么说来,可能人家也不用靠看,靠人格魅力就行了。


  想到这儿,李威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他给郑才千发消息:『怎么看不准?我猜水哥就看得准。』


  等了两分钟,没有回复。


  他想郑才千多半是睡了吧,便也不再“修仙”,洗漱睡觉。果真到了隔天上午才收到微信,郑才千说,不好意思昨天睡着了,紧接着是好几条调侃:


  『[笑cry]什么鬼,你昨晚半天才回我,就酝酿出这么一句……』


  『666666……』


  『你水最6,国民男神,这波狗粮我吃了。』


  最末依此君风格,自然还少不得表情图。不过这一次郑才千却没有发doge,而是坑出了当年最强大脑官博做的老年人表情包——申一帆穿着可爱风的背带裤,“一个微笑送给您”。


  李威不禁笑出了声。


  


  


  这天夜里李威发了一条微博,说,现在有人愿意接下接力棒,我有更多时间去做想做的事,挺好的。发完后终于觉得可以长舒一口气,放下许多负担。


  临睡前,他点开了来自郑才千的艾特。


  比自己那条稍早几小时,郑才千说,告别是最好的释怀,离开是最后的偏爱。艾特的众多人里,第一个是王昱珩,第二个就是他。


  兴许,他想,他们二人还真有些心有灵犀吧,因为郑才千也讲了几乎同样的话:我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写写东西,和大家面对面,挺好。




  ——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离开,挺好的。


  ——我们都老了,早已无心恋战。




  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不知算美梦还是噩梦,现在醒了。


  


  




【END】

评论

热度(29)

  1. LittleCorn却七 转载了此文字
    哭哭,脱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