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Corn

【钤光性转百合】《帘外雨》

楚秋阁:

我果然更喜欢妹子【瘫倒】


【主角们都性转了。】




日影斜斜,透过纸窗,氤氲成朦胧温软的光,错落在陵光的眉眼间。


她堪堪二八年华,本就是生得极艳的眉眼,这般年岁看去,恰是牡丹国色,艳动京华。


她今日穿着一身朱红的朱雀衣,重重纱影下,斑驳光影的缕金朱雀如时刻能飞舞于九天之上,鸦羽长发,点漆瞳孔,咬着朱唇轻笑时,一段韶光倾覆,暗淡了金玉满堂。


“王上。”老丞相叹着气走了进来,“公孙家那位小姐你当真不见?”


“有什么好见的。”陵光赌气道,“再好难不成能好过裘姐姐?”


老丞相怅惘道:“王上还念着她?可再好,裘振可也予了啟昆帝了。”


陵光垂眸,细密纤长的眼睫在眼下落出一片温柔的阴影,敛住眸中波光粼粼:“孤王知道她回不来了。”




“那便不如见见这位钤姑娘。”老丞相规劝道,“公孙家是书香世家,大儒之后,这位钤姑娘既然是公孙家出来的,必然差不了。况且若是就让她这么回去,公孙家的人会怎么想?”


陵光蹙着眉,眉心一点菱花流转着妖冶的光:“那便宣吧。”




“宣公孙钤觐见。”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素淡的身影忽然就映入眼帘。


说不清那一日风如何好,花如何艳。


梁间燕绕梁,啼声又如何轻软。


春日的花开得那样好,艳如胭脂,媚胜红妆,浓碧浅红里,轻易辜负了好年华。




公孙钤身形修长,较寻常女子高挑些,却正好衬得她那画里清雅,云中仙客的好气度。因尚未有婚约,鸦羽长发尽都垂落,只在及腰处用天青色发带轻轻一拢。她徐徐走上前来,又是长长一礼,素色广袖同衣摆曳在地上,铺开一地的苍蓝纹:“民女公孙钤,参见王上。”


言罢,她竟大胆地抬眼偷偷看了一眼陵光。




陵光似有些怔愣。


“你就是公孙钤?”


“禀王上,民女确是公孙钤。”


“抬起头来。”陵光撑着下颌,轻勾唇角道。


公孙钤遂徐徐抬首,那长发自肩上滑落,一张清丽至极的面孔,并不似裘振那般如高山之雪难以接近,也不如陵光艳得近乎盛气凌人,只是极清秀的面容,眉眼间似笼着一场哀愁的烟雨。


像是从江南那一派水色烟光里走出的女子。


施不得浓艳色泽,偏只有水墨能画。




“从今日起,你便在本王身边做个贴身侍候的女官吧。”陵光启唇而笑,鬓边金流苏颤颤,恰是潋滟了她眸中一池秋水,如风月无边。


公孙钤垂首称是。




不过陵光很快就发现,这位钤姑娘并不似面上那般玲珑剔透,有些地方,却似老夫子似的古板。


“禀王上,王上身为一国之尊,应当注意姿容仪态,不可如此放旷。”公孙钤搁下笔,规劝道。


陵光忙坐正了拢好衣衫,心里却满是一肚子的怨气。


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有趣?




“王上,您还有一堆奏折没有处理呢,还请王上以军机国务为重。”公孙钤抽走陵光手中的画本,递上一本奏折,偏偏还笑得那般清丽楚楚,教人半分不忍斥责。




“王上。”


“王上。”


“王上!”




就是这样,每一日,这位似乎贞静娴雅的钤姑娘总能挑出她上百个错来,再一副为国为民的忠臣烈士的样子规劝她。


有时候陵光总会想,这样的女人,几个人愿意娶回家?




不过没想到才不过数月,她的堂兄便到她面前要死要活求赐婚:“王上,你就把钤姑娘给我吧!”这位侯爷手里拿着绢帕哭得梨花带雨,“那一日湖心亭初见,我的心,就是她的了!”


最后她的堂兄被公孙钤笑着亲自送出门,并嘱咐他以后不必再来。




而又过数月,天枢国未来王后仲氏,居然欲同公孙钤私奔,最后被公孙钤笑着送回天枢,并关照天枢王看好自己的王后。




如此种种,不可胜数。




陵光暗暗想着,这钤姑娘确实是出落得好,只是这样的性子,怎么就能到处去撩?


她不由将目光落在身侧的公孙钤身上。


今日闲着,并无什么要事,公孙钤正伏案描花样。


她为女官,自然不可再如当日那般简净,发挽起一半,用玉钗簪着,鬓边垂落下两缕,还是那般贞静模样。抬手间袖落了一半,露出那一段清瘦手臂,像是白玉一般。




似乎是感觉到陵光的目光,公孙钤抬首对着陵光轻轻柔柔地一笑:“王上,怎么了?”


那一笑如薄暮初曦,云岚水色。


陵光忙转开目光,掩住自己微红的耳垂:“没什么。”




没什么。







评论

热度(56)

  1. LittleCorn楚弦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