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Corn

逍遥游[执峰\钤光]

此乃死人姓江名城子:

逍遥本名姓赵,名志伟,取字逍遥。
望在人世间快活一生,逍遥一世。


逍遥少时是镇里最聪明的孩子,别人在学汉字时他可以把诗三百倒着背,别人在扳手指数数时他已经会算账了。
人们都说他必定是出将入相的能人,奈何逍遥天性好玩,随了镇上那酒鬼做徒弟,学拳学剑学偷学盗学喝酒,成了市井混混。


逍遥在坊间出没,结交狐朋狗友,沾花惹草,没少被婶婶打,依然改不了那性子。
要说安分下来,那是在得病以后。
当日逍遥跟着酒剑仙学剑,酒剑仙赠了他一把剑,名为——
墨阳。
拿到剑的一瞬间逍遥胸口剧痛,仿佛有火在烧,喘不过气来。


“你叫什么名字?”
“下官,公孙钤。”


再次醒来是在自己的小阁楼,没有酒剑仙,咩有墨阳,只有婶婶。
婶婶紧紧抱住他:“以后别再去和那老酒鬼学什么剑法了,你可吓死我了。”
逍遥拍着婶婶的背:“婶婶,别担心。”


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模模糊糊的,只有零碎的片段。
他拿着那把墨阳,就好似那把剑已经渗透到了生活,相处十年有余。
对面有人,一袭紫衣,似牡丹,白生着脸,脸挂泪痕,眼眶很红。
“下官参见王上。”他说。
“你来了。”那人说。


梦里的他不是他,他从来没有生的那么儒雅,从来没有恪守过礼节,这点逍遥是很清楚的。
逍遥偷偷去找酒剑仙拿了剑,墨阳躺在自己手上,竟真的如相依了十几年。
莫名熟悉。


逍遥仍如往日般练剑,酒剑仙抱着酒葫芦不住夸赞他,“不愧是我徒弟,配了宝剑,那是更加一鸣惊人。”
他挠着头,本来就乱的头发更乱了:“师父,我不明白,我是否真的适合做这快意江湖中人?”
酒剑仙说道:“你好好修炼,将来必定是江湖中的绝世高手。”
“可为什么……我梦中总有一个人的影子,那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都印象深刻,他执剑却不会剑,终日以泪洗面念着一个人的名字,我为他出谋划策,没入了朝廷的深渊。”
酒剑仙喝着酒,摇头晃脑:“傻,那是因为前世的牵绊啊。”


几年过去,如今逍遥已成了赵大侠,他自觉这一身武功没有多了得,唯一自豪的只有轻功,连婶婶都追不上他了。
赵逍遥仍不改以前的性子到处沾花惹草,毕竟正直壮年的帅气小伙,怎的说也是情犊初开,想找个心仪的女孩。


世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赵逍遥却总觉得,这花月没人,都不若那梦中的虚幻飘渺,都不若那个梦中唤自己“公孙钤”的人生的好看。


赵大侠武功盖世,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名气。
年纪大了,名声大了,赵大侠却突然觉得肩膀沉了。
没了逍遥自在。


后来赵逍遥明白了,自己不想成那王侯将相,也不想成那江湖中人。


他说着自己浪荡,却只想回家开开店种种田睡睡觉唱唱曲儿。然后等一个不知道会来不会来的人。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后来又想,如果那人不来找他,那他岂不是要空等一辈子?想着便踏上了漫无目的的旅程,不知道去哪儿,不知道寻谁。
毕竟梦里那人,他连名字都不知道。


有些可惜,这毕竟是一件遗憾事。


闯荡江湖也有了许多时日,在江湖上混出名声了。
越是风生水起,越是过意不去。


赵大侠于一个清晨销声匿迹。
再无人可寻。
从此他只是逍遥。


午后的阳光懒懒地洒下来,照得人有些睡意朦胧。
逍遥躺在树上,叼着草,正琢磨梦里的点点。
远远传来了孩童听故事的嬉戏声。
“哈哈,大哥哥你讲故事真好笑。”
“小娃,若是觉得哥哥我故事不错,就买我一把竹芯如何?”
“这竹芯也可以拿来卖去。”
“当然,世间万物都有一个价。”


想着又是江湖骗子在欺负孩童不懂事了,逍遥跳下树,“你是何许人也?敢在这里欺骗孩童?”
和那人对视,逍遥猛觉心口一痛,墨阳不安分地乱动着。
那人白生着脸,眉目生的十分好看。
“小生姓吕名鋆峰,十里之外种竹子的。”
“种竹子?公子真是雅兴。”
“哈哈,竹干可做箫,竹芯可泡茶,多好多好。主要还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
“一个人?”
“一个梦里的人,跟你讲啊,我在梦里,是一个君王,因一事意志倾颓,身边有个人一直伴我左右,我觉得他的气质很像竹子。”
“公子你莫不是在说笑。”
“你且听我继续说下去,梦里那人有把和你一样的剑,我叫那人——公孙钤。”
逍遥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人。
“你这么看着我是干什么?我还没问你名字呢。”
赵逍遥笑了笑。


他要等的人,
似乎等到了。


“我姓赵名志伟,父母希望我以后建功立业有伟大志向,不过我希望我自己可以自在快活些,就取字逍遥。”


“这样啊,我看你闲着没事,倒不如陪我一起种竹子如何?”
“好。”
[END]

评论

热度(78)

  1. LittleCorn乙卯正月江城子 转载了此文字